欢迎访问潘保根的个人网站——芸香阁
用户名: 密码: 下次直接登陆
一介笔记(26—30)[诗话]
文/张双柱(老卡)2014/5/1 21:19:29

关键字:胡适 郭沫若 聂绀弩 文汇报 汶川 地震 巫峡 王兆山 爱情

一介笔记

 

26

有首小诗词语极其平常,影响非同一般。这首小诗出自胡适之手,不仅被先生修改再三,还被他人利用再三。诗曰:“偶有几茎白发,心情微近中年。做了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这是胡适1938年10月31日初任中国驻美大使时在赠送陈光甫先生照片背面题写的一首诗,胡适在抄录日记里时将“偶”字改为“略”字,“微”字改为“已”字,“只能”改为“只许”。1946年11月,胡适出席国民大会,应香港朋友陈孝威题字请求时便把这首六言诗写成条幅相赠。1952年胡适将该诗编入《尝试后集》,题作《题在自己的照片上,送给陈光甫》,定稿为:“略有几茎白发,心情已近中年。做了过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由此可见先生对此诗的看重,更可见先生治学严谨。此诗原本只是当年胡适驻美大使任上的心情写照,经题赠友人被传抄投稿复被黄裳刊于1947年1月30日《文汇报》后,左翼人士误以为此诗作于国民大会期间,是胡适甘心为国民党殉葬的心声,乃大张挞伐。郭沫若于当年2月5日曾写下《替胡适改诗》一文,说胡适“他干脆承认做了黑棋一边的‘卒子’”。郭文最后说道:“我想倒不如把‘拚’字率性改成‘奉’字。”当时,“过河卒子”一说风行全国,但未闻胡适有所辩。直到《尝试后集》收编该诗,胡适才加了一段短跋加以说明:“光甫同我当时都在华盛顿为国家做点战时工作,那是国家最危急的时期,故有‘过河卒子’的话。八年后,在卅五年的国民大会期中,我为人写了一些单条立幅,其中偶然写了这四行小诗。后来共产党的文人就用‘过河卒子’一句话加上很离奇的解释,做攻击我的材料。”事过境迁,2004年2月24日,《文汇报》发表《郭沫若改诗》一文重提此事,已暗示胡适六言诗是一桩冤案。胡适“六言诗案”始作俑者黄裳先生仍不服气,在写了《胡适之的一首诗》(1985年9月17日)后,又写了《胡适的六言诗》(2005年5月23日)、《答客问》(2006年3月29日),称当年批胡“痛快淋漓,今日回想,犹为之神旺”。

 

27

“5.12”汶川大地震,举国哀伤,一场前所未有的诗文大祭奠自民间迸发。6月6日,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也在《齐鲁晚报》“青未了”副刊发表《江城子》词一阕,题以《废墟下的自述》,题记“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词云:“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词人信口开河,立时沸反盈天,有人说:“但愿此君早点被埋,看看他是否很幸福!”自然也有为这甘当“幸福鬼”的王副主席叫屈,说“王兆山的‘纵做鬼,也幸福’用的是反讽手法,表面是称颂,骨子里却是辛辣的讽刺。文人说真话很可能遭殃,因此通过委屈的手法来写,一泻胸中块垒。”若此反讽说法,实在幽默独特。作家思想姑且不论,其作品水平不能不说,该词平仄音韵一窍不通,但不知东坡先生再世,还敢不敢再写《江城子》。

 

28

1961年9月16日,郭沫若船行巫山峡口,看到文峰之巅刻有“毛主席万岁”巨型标语,感慨不已,当天便写下五律《过巫峡》,云:“山塞疑无路,湾回别有天。奇峰十二座,领袖万斯年。群壑奔荆楚,一溪定界边。船头已入鄂,船尾尚留川。”诗前记有小序,云:“山身竖刻毛主席万岁五字,涂以白垩,甚为显著,估计字径当逾十米。”事实上,这幅标语从山顶竖排而下,五个字同一个感叹号连缀,可及山腰,每个字长宽各十丈(约33.33米),每笔宽一丈(约3.33米),每个字占地约1000㎡,外加字间距,超过了6000㎡。每一个字都比两个篮球场加起来还大出了160㎡,整幅标语约等于15个篮球场。风雨剥蚀,春秋交替,巫山峡口文峰山上的这一巨型大标语,虽经几次维修,还是被漫山葱绿所取代,再也见不到任何痕迹。当年郭沫若先生写下《过巫峡》时,可曾想起1928年1月8日他曾写下的另一首诗——《巫峡的回忆》?该诗最后一段感叹:“啊,人生行路真如这峡里行船一样,今日不知明日的着落,前刻不知后刻的行藏。”

 

29

聂绀弩,黄埔军校二期学生,老国民党党员,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上海参加左翼作家联盟,结识鲁迅先生,并加入共产党。性格决定命运,在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时期,屡遭厄运,周恩来曾说他是“大自由主义者”。故谓奇人也。聂绀弩诗作虽遵循旧体格律,但自成一体独立新格。聂诗能自成一体独立新格,在于嬉笑怒骂、冷嘲热讽、玩世不恭、随心所欲而充满自由的气息,更在于思维新、感情新、题材新、语言新、格调新、句法新而充满活力的情韵。故谓奇诗也。今人能自成一体者,唯独聂翁一人矣。今人对“聂体”虽多有妙评,皆难以概全,惟有聂翁《答钟书》之结句最见心地:“我以我诗行我法,不为人弟不人师。”

 

30

聂绀弩其人其诗得以为世人所瞩目,得亏侯井天仗义疏“才”和李玉臻以权谋“诗”。侯井天(1924-2010.7),原名侯绪岭,原中共山东省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离休干部、《山东党史资料》副主编,倾二十三年心血收集和注解聂绀弩旧体诗作,于2009年11月推出《聂绀弩旧体诗全编注解集评》全三册,实乃聂绀弩身后第一知己也。李玉臻,1942年生,曾任山西省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作为人民法官、人大领导的李玉臻,同时还是诗人和纪实作家。聂绀弩因“现行反革命”罪于1969年至1976年期间关押在山西监狱,其档案材料内有着大量的聂诗作为罪证,李玉臻利用职务之便在聂绀弩案卷内寻找聂诗,先后发表了《聂绀弩的六首爱情诗》、《聂绀弩为何焚诗》、《聂绀弩刑事档案》。诚然,李玉臻即使对于相关的冤假错案负有一定的领导责任,却并不影响从聂绀弩刑事档案搜寻聂佚诗的正面价值和李玉臻本人对历史事实负责的艺术追求。李玉臻《学诗随笔三》留有二句:“写诗未必今人读,留得后人当古诗。”历史是诗人的公正人,无论对于聂绀弩,还是对于李玉臻。


824次阅读4次评论1次推荐
时间:2014/9/3 12:08:01

写得好。貌似轶事,从中获益诸多。谢谢

时间:2014/5/12 10:36:14

不吐不快:王兆山的“词”太令人反胃!

时间:2014/5/2 19:55:15

推荐

时间:2014/5/3 8:55:20

附议!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