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潘保根的个人网站——芸香阁
用户名: 密码: 下次直接登陆
年味[散文]
文/老夫2019/1/5 7:39:17

关键字:年味

/王来发

年味是什么?什么是年味?近几天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是“谷粟为粥和豆煮”的腊八粥的香味,还是“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的小年的味道;是“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守岁的味道,还是“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的氛围;抑或是腊肉的满口留香、米糕的纯白香甜;也许是对联的红红火火,春晚的喜庆祥和......这些都让我记忆犹新,难以割舍,可是最让我难忘的是——乡村一支文艺宣传队。

时间要追溯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文革时期,我读了两年初中,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在村里(那时叫大队)也算个“知识分子”,被选进了大队文艺宣传队。父母也高兴,排节目一天能为家里挣10个工分。宣传队长是大队贫协主任,三代贫农,40多岁,饱经沧桑,满脸皱纹,识字不多,除了自己的姓名,估计能认识的字不超过一百。他开会时严肃认真,不苟言笑;与队员谈心时和蔼可亲,关怀备至;抓节目抓排练有板有眼,上传下达,联系沟通是得心应手。宣传队没有固定的编剧和导演,小学老师从报纸或文艺期刊选节目,或者自己动手写算是编剧。节目的形式相对单一,常见的有对口词、快板、三句半,相声、表演唱、淮剧清唱等。后来又有知识青年加入,还演过京剧《红灯记》片段。偶尔也有舞蹈,比如《忠字舞》《北京的金山上》《洗衣歌》等。说到乐队大家不要见笑,一套锣鼓,两把二胡,一个快板就是全部家当;化妆更简单,胭脂、粉各两盒,毛笔一支,墨汁一瓶;服装道具那是就地取材,什么毛巾、围裙、烟袋,什么棉袍、马褂、礼帽,随处可寻。

正式演出是大年初二,老家风俗大年初一是各家各户互相拜年。当年我们大队是16个生产队,一天演出四场,到初五演出必须全部结束,因为初六村民要上工了。这支文艺宣传队备受当地村民的欢迎,当年也算是给村民送去的精神文化大餐。上午第一场八点开始,花船跑场,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观众是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有老人身体欠佳的,家人早就搬来凳子,让他们坐在前排观看。玩花船撑船、跑船是力气活,气喘吁吁地还要表演贯口、唱小曲,宣传中央精神,夸赞村里好人新事。再看观众那边:大娘大婶一边纳鞋底,一边笑声不断;小伙子大姑娘一个个浓眉大眼,花枝招展 ,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指指点点;还有男子汉小媳妇,肩膀扛着孩子,怀里抱着孩子,聚精会神地看演出。最忙的是七八岁的儿童 ,在人群里钻来钻去,一会儿拾鞭炮,一会儿歪着脑袋盯着锣鼓,看着花船,一会儿盯着二胡,一会儿 又乘人不备去摸一下快板......每场演出的押台戏是表演唱《老两口学毛选》与淮剧清唱《河塘搬兵》选段,整个社场掌声不断,“再来一个”“再来一个”的叫喊声不绝于耳。一个半小时一会儿就过去了,宣传队还要赶往下一个生产队去演出,村民们主动让出一条道,站在村口,依依不舍,频频招手,目送很远很远,久久不愿离去......

五十多年过去了,尽管这支宣传队跟心连心艺术团、春晚团队不可同日而语,但是那时那情那景却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村民那渴求依恋的目光,村里那浓浓的年味,早就融化在我的血液里!

有诗赞曰:五十年前记忆新,宣传文艺乐村民。旱船跑场花如海,锣鼓喧天景胜春。年味沁脾心底爽,掌声贯耳感情真。依依惜别频招手,父老乡亲教做人。

阅读该作品其他会员

关于我们 | 用户手册 | 客户服务 | 商务洽谈 |
Shiciy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3-2016 书妙翰缘科技
苏ICP备12063804号-2 技术服务QQ:1371234137 965663877 2317365119 诗词云平台QQ群:126405582
Alexa排名查询        酷帝网站目录
法律顾问:北京尚勤律师事务所